快猫1.0.2.apk

  快猫1.0.2.apk 温明歌喝了口茶,最后说:“再后来,哥哥觉得虽然最后没能留住那一只三尾雪狐,但到底是一场缘分,便趁着记忆鲜明的时候画了一幅画像带了回来,我便那次见了一回。一直想见到活的三尾雪狐呢,没想到夕和妹妹就有一只,夕和妹妹是何处得来的?”

   “小鱼是国相大人的。”夕和笑笑,跟她解释。

   “咦?是国相大人的?看它与你亲厚的模样,我还以为你是它认的主呢。”温明歌不禁怀疑起哥哥跟她说的三尾雪狐认主一事是不是真的了,因为不管怎么看眼前这个小家伙都和夕和妹妹很是熟络亲热啊。

   被温明歌这么一说,夕和自己也觉得疑惑了。若是真如她所说三尾雪狐认主的话,那小鱼的主人必然是傅珏无疑的,可她记得好像和小鱼初见时,这小家伙就一副老熟人的模样往她身上蹭啊。难道是被傅珏养了十来年,性子已经和野生的不一样了么。

   夕和想到这儿,一旁的温明歌又突然雀跃地对她说:“对了,夕和妹妹还没见过我哥哥吧?你这回可赶巧了,前几天皇上颁下了调令,将哥哥从边疆调回京城了,算算日子,今明两天里他就能回府了。”

   “那真是恭喜你了,令兄此次回到京城就不去边疆了吧?”春猎那会儿,傅珏向温明歌问起过此事,当时夕和还以为只是傅珏临时换了口风,随口一问的,没想到这才过了个把月,这么快调令就颁下来了。夕和从春猎时便知道温明歌同她这个哥哥感情甚好,十分希望他能回来,这一次调令下来了,她也真心为她感到高兴。

   温明歌点点头,“应该是接替爹爹掌管禁卫军吧,爹爹说他要辞官等着抱孙子了。”

   说完,她便乐得咯咯直笑,还开玩笑说到时候请夕和同她一起帮温小将军寻个贤良淑德的夫人。夕和许久没有这般轻松的闲话了,心情也很好。两人相谈甚欢,一聊便聊了一整个下午,还觉得时间走的飞快。

   到了晚上,夕和又随温明歌去前厅用晚膳,到了那里一瞧,不禁对温家再生好感。因为饭桌上摆着的不是豪门大家里那些精致名贵的菜肴,而是十几个家常小菜,很是朴实温馨。看温明歌的样子也是很习以为常,说明平日里便是这般用饭的。

   随后,温将军来了,身后还跟着两名女子。夕和这时才想到,她来了这么久还没有问候过温夫人,太过失礼,便想着等会儿要赔个礼才好,可待走近了一瞧,她又发现这两个女子都不是温夫人,因为穿着打扮不是当家主母的规矩,而是妾室的做派。

   而温明歌的话也证实了这一点。温明歌给温将军问了安后,在夕和耳旁悄声说了句“夕和妹妹,我忘了告诉你了,我娘亲早亡,爹爹没有续弦”,然后再想夕和介绍那两名女子:“这两位是施姨娘和李姨娘。”

   夕和虽然有些惊讶,但很快收好,面上摆出客气的笑容朝两位姨娘颔了颔首。两名女子也带着客气的笑意向夕和福了福身子作行礼。

   雨中安静美少女黄色条纹衫治愈系写真

   温将军今日与当日夕和初见时不同,少了凶厉和怒意,多了和蔼和柔和。他笑着请夕和落座,再客客气气的表示粗茶淡饭,请夕和莫要嫌弃。夕和也礼貌回应。

   而事实上,这顿饭还真是夕和自到了异世以来吃过最舒心的一顿饭了,明明席间只有温明歌是熟络之人,其他几人都算是生人,明明也没什么特别好吃的珍馐名菜,只是些家常小炒,明明都没什么规矩,不仅姨娘同桌而且无人布菜,但正是因为这些原因,这一顿饭反而才是真正的家宴,透着股别处都没有的人情味。

   席间,夕和可以看出温夫人虽然不在了,但是温明歌与这两位姨娘却相处的很好,而这两位姨娘竟也都是少见的温婉性子,真心疼爱着温明歌,给温将军布菜的时候也不忘给温明歌布上一些,还都是温明歌喜欢吃的。可以想象,若是温小将军也在的话,是真的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   而这种场面是夕和一直渴望却求不得的,所以有一瞬间,她是真的很羡慕温明歌,也是她第一次如此羡慕一个人。

   晚饭后,温明歌领着夕和在将军府里转了一圈,带她看看各处景致的同时也是消消食。夕和再一次发现就连将军府各个地方的布置都比丞相府要温馨许多,她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温明歌会有如此天真烂漫、活泼爱笑的性子了。

   两人在花园里转了一会儿后突然就起风了,夕和抬头一看,天上的乌云不知何时遮蔽了皓月,似是要下雨了。两人便不再逗留,起身回去。为了尽快回到院子里,温明歌领夕和走了另一条路,走着走着,夕和突然看到了走廊尽头放着的一盆盆栽,然后不禁停下了脚步,在那盆盆栽前蹲了下来,仔细察看。

   “怎么了?夕和妹妹喜欢玉颜花吗?”温明歌察觉到夕和停了下来,回头看她,就见她在一盆玉颜花前蹲下了身,仔细端详着那花。

   其实,吸引了夕和注意的其实并不是这盆玉颜花,而是花的主枝干下插着的三根竹签子和一条红线。三根竹签子呈三角的方位扎在枝干近侧,而那条红线则是绕在三根竹签子上的,将枝干和签子围着绕了三圈,扎进,最后打了一个蝴蝶结。

   这样做的目的是辅助支撑主枝干,以免分枝生长过快压垮枝干或者主枝干被风吹断的情况发生。一般花匠们为了固定好,是不会拘泥于用竹签还是木棒,又是用几根,也不会拘泥于用什么线缠绕,但夕和却是用惯了三根竹签子和红线的。

   那是因为以前在古医世家的时候,她帮爷爷种药草,有一次碰到一种枝干十分细弱的药草,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折断,成活率极低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她翻了不少书,又请教了园丁赵伯伯,才知道了这种办法。

   那时她买了一捆竹签和一卷红线,花了两天才把每一棵药草固定好,同时因为她认为三角形是最稳定的,所以每一棵又都是三根签子呈三角方位排列。那件事之后,她就习惯用竹签和红线,每次固定好后也是要打一个蝴蝶结,这是她个人的习惯。

   可是眼前这一棵玉颜花竟也是这样的,难道是谁碰巧和她的思路撞上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