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释放你自己草莓视频app下载

  宋熹突然微服出现在金州的战争前线,几乎没有惊动任何人,便是萧乾也没有预料到。 可得到消息的时候,他却以校场练兵为由,没有第一时间返回宅子去觐见皇帝。

  身为他贴身侍卫的薛昉大抵能猜出他为什么别扭,却无法理解他这样的逸群于世的男子会为一个妇人别扭成这样。

  心里叹着气,薛昉独自回宅子安置好了宋熹,再回校场的时候,原以为萧乾会询问一下皇帝入住的情况,可萧乾执锐披甲,该做什么做什么,似乎半分都不关心。

  薛昉纳闷了。

  这主子的脾性也太难猜了。

  他到底是不在意哩,还是太在意?

  思量一瞬,他大步上前,抱拳提醒:“使君,属下回来了。”

  萧乾头也没回,嗯一声,“我看见了。”

  薛昉无语抿唇片刻,观察着他的脸色,又压低嗓子。

  “陛下已安顿好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萧乾按住腰刀,目光巡视般落在校场上的禁军方阵上,再不言语。

  “陛下带了些吃的,与墨姐儿同食了晚膳……”薛昉又下了重手。

   古风美女淡雅高洁不可亵玩

  “嗯。”

  又听他若有似无的回应,薛昉有一种说不下去的感觉。

  不是在闹别扭么?这样以毒攻毒都激不起他的反应?

  薛昉迟疑片刻,看萧乾并未阻止,他猜度着主子的意思,又继续零碎地念叨:“吃过晚膳之后,二人聊了几句,墨姐儿便告辞离开了,并未多做逗留。在院子里,墨姐儿遇到小王爷纠缠,要拉她去找完颜修,可墨姐儿并不像寻常那样与小王爷打趣,她像是心绪不太宁安,几句话摆脱了小王爷,便拂袖而去……”

  萧乾目光微微一眯。

  一晃而过的情绪,没有逃过薛昉的眼。

  果然说墨九心情不好,他就有动静儿。

  心里一喜,他赶紧道:“使君可要回去瞅瞅?陛下也还等着您哩。”

  萧乾攥紧手指,似是思量了一瞬,可他并不回答薛昉,只忽然调头对着校场上几名练兵的将校道:“都随我入中军大帐来。”

  “是,大帅!”

  几名将校早就发现萧乾今儿的情绪不对劲儿,可他做事一丝不苟,似乎又与往常没有什么区别,他们心里各自都揣着自己的小九九,不敢言语。如今听见大帅召见“内谈”,不由高悬起心脏,小心翼翼地跟上去。

  萧乾端坐主位,把一份军报丢在桌上。

  “传阅一下。”

  几名将校依次翻阅了军报,面面相视一眼,其中一人抱拳道:“大帅,完颜修已被我军掳获,珒人少了他,短时间内应当翻不出什么风浪。依末将观之,两场大战下来,我军伤耗过大,呈疲软之态,此时应当结寨筑防、提升兵力、休养生息,不应继续与珒兵死战……”

  “嗯?”萧乾抬头,淡淡扫视众人,“你几个都这样看?”

  几名将校默认不语,迟重却皱眉,上前抱拳道:“大帅,末将以为,珒人失完颜修,正是军心涣散之心。我军应当趁此机会,一鼓作气北进为佳。”

  萧乾赞许地看了迟重一眼,又冷冷剜向其余几个软懦惯了明显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能不打就不打,只要珒人暂时不来犯,他们就可以回去吃香喝辣的家伙。直到他们脊背生寒,他方才慢条斯理地起身,走向大帐中间的沙盘,修长的手指指向汉水以北,大大地画了一个圈。

  “即日起,加紧在金州及淮水一线修筑防御工事……”

  说到此,见几名将校明显松一口气,他声音突地一凉,“传令下去,后日一早,全军开拔,争取两日内拿下临兆,七日内将邓州、唐州、蔡州、颖州、泗州等淮北一线的珒国占区拿下……再一路挺进北地。”

  几名想早早结束战事的将校,暗吸一口凉气。

  看萧乾的样子,这一战是准备打到珒国老巢去的?

  来均州之前,他们无不想着等赶跑了珒人就回去抱老婆生孩子,根本没有继续往北的动力……这些年他们居于临安府的富足生活,早已安稳了进取心,什么国仇家恨也都抛于了脑后。如今一听萧乾之言,一个个希望破灭,不免都有些打蔫儿。

  一名将校鼓起勇气,抱拳道:“大帅,此事可需请示朝廷?”

  萧乾冷冷扫他一眼,“你在质疑本座的决断?”

  那人立即低下头,“末将不敢!”

  萧乾抬头,冷声道:“大军到达临兆,稍事休整即速开始攻城。诸位谨记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。一个建功立业、名垂青史的机会就摆在你们面前,切不可懈怠,务必抓紧时间,拿下临兆。”

  “末将领命!”

  “下去准备!”

  “喏。”

  ——

  在萧韩吩咐众将校的时候,薛昉一直默默无语,等大帐里的人都出去了,只剩他二人时,他拿过炉子上的水壶,往萧乾凉却的茶盏里续上热水,深夜释放你自己草莓视频app下载安静地站在他面前。

  “使君,此事会不会操之过急?”

  那几名将校虽然有些贪生怕死,可有一点却是没有说错。两场大战下来,南荣兵确实也有些精力不济,疲乏偷懒,也确实需要时间休整,再整肃军备。就算要一鼓作气,也不急于那三两日。更何况,如今宋熹人就在宅子里,他完全可以先回去与他相商再决定的。

  他以为萧乾还在别扭。

  可萧乾面色淡然,清冷如水的脸上什么情绪都没有。

  揉着额头,好一会儿,他若有所思地望向沙盘。

  “大雁安知鸿皓之志?”

  薛昉心里一窒,“哦”一声,不敢再多话。

  萧乾一个人深思片刻,目光紧盯沙盘,突地转头,淡淡道:“走吧,回去。”

  薛昉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,抿了抿唇,“是。”

  他拿过萧乾搭在椅上的披风,替他披上肩膀,却发现萧乾的目光越过沙盘上的崇山峻岭,视线胶着在北方大地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,久久都没有收回来。

  ——

  这么一阵墨迹,等萧乾与薛昉骑马入城的时候,天已擦黑。

  城墙上的守卫见到二人,迅速开门放行,可萧乾却没有加快马步,而是慢条斯理迈着悠闲的步子,像在检阅军队似的,慢慢打马穿过门洞,回到城西的宅子。

  有宋熹驾临,整个宅子的气氛便有些不同。

  一派宁静的氛围下,处处暗哨,戒备森严。

  在这些细节上,薛昉从来没出过纰漏,安防做得极好。

  书房里灯火通明,宋熹果然还没有入睡,在安静而耐心的等着萧乾。

  萧乾入内,长长的披风带出来的凉风,将油灯的火舌扇的闪烁不止。

  “微臣参见陛下。”

  宋熹身姿放松地坐于案后,在察看着近期的军报。听见声音,他抬头,看见背光站在门口的萧乾,微微一笑,就像根本没有察觉他脸上的冷漠之态,轻声道:“萧爱卿辛苦了,快请坐!”

  萧乾手肘轻轻一拂披风,端正地在他案前的座椅上坐下,挺直的脊背、锐利的眼神,肃寒的面孔,仿佛他身处的不是有南荣皇帝在的书房,而是那个尸积成山,血流成河的战场。而他此时也不是南荣的枢密使,天下兵马大元帅,只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军人。

  “陛下此番到金州,可有要事?”

  他凉薄的声音里,只阐明了一件事——宋熹不该来。

  宋熹听懂了他话里的意味儿,轻轻一笑,唇角弯起。

  “将士们在外风餐露宿,为国捐躯,我实在难以在临安坐享其成,过来看看。”

  萧乾微阖的锐眼微微一挑,若有似无地扫了一眼他的面色,淡淡道:“陛下康健安稳,便是百姓之福。此番前来,若让有心人觑见,对南荣、对整个征北大军,都非幸事,陛下事先,应当思虑周全一些。”

  他的话并没有错。

  在战时,皇帝私自出宫,若遇险境,让南荣朝廷如何自处?

  宋熹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,也听见了他第一次使用的“征北大军”一词。

  沉吟片刻,他问:“决定了?”

  萧乾直视他的眼,目光如炬,“陛下不想?”

  宋熹抿了抿唇,笑容里有一丝恍惚,“三千里河山犹在悲切,天下热血男儿,当如萧爱卿豪情。朕只叹不能御驾亲征,与使君共酬壮志,收拾旧山河。”

  他回答得如此爽利,萧乾略微意外。

  凝视着宋熹,他挑了挑眉,“谢陛下。”

  “萧乾。”宋熹直呼他名字,短暂地停顿一瞬,突然道:“勇士安天下,当无软肋。她跟在你身边,可助你一臂之力,原是好事,可她也成你的掣肘。又何必让她受无端牵连与祸患?”

  萧乾目光浅眯,与他视线碰撞一起。

  两个人默默而视,静静交锋。

  这一夜,书房里的灯火,三更才灭。

  萧乾与宋熹究竟说了些什么,没有旁人知晓。外间守候的侍卫只知道待萧乾出来的时候,天边的远月已照亮了大地,将皎洁的月华华丽的倾泻在这所宁和的深宅上方,淡淡、再淡淡,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。

  更响三下,墨九还未睡熟。

  吃了一餐东寂快马从临安送来的美味桂花肉,墨九这时候的情绪并不是很好。她在感情上有些迟钝,可若是真的迟钝到看不出来东寂对她的情意,那她就是矫情了。

  然而,她对处理情感之事,却是无奈的,尤其对于东寂。

  她很清楚自己情牵萧六郎,再无旁人。但东寂悄悄地来,出现在她的生命中,默默的守护,轻而易举就在她的生命留下了一笔。无关情爱,无关暧昧。她知道,即便过去很多年,年轮模糊掉他们的容颜,东寂从容的、轻暖的笑,也会一直留存在她与萧六郎岁月静好的流年里。

  辗转着,她难得地多愁善感着。

  想着,烦着,她翻个身,微微叹息一声,便听见了推门的声音。

  这间屋子是萧乾的,墨九习惯了没事儿就睡在他的床上,反正他对她“规矩”得很,走了五十步,怎么也不肯走出一百,对他,她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尤其是今日,她明知他那般离去肯定在生气,她偏生要黏上来收拾他。那感觉就像撒赖的小女孩儿一样,吃不着,非得吃。而这种情绪,也似乎只会出现在萧六郎的面前。

  所以,除了萧乾之外,推门的不会有别人。

  蜷了蜷身子,她撩开帐子,看向门口的高大剪影。

  “六郎回来了?”

  女子昵喃一般的声音,低缓、轻柔,似夹杂了一抹怨怼。

  “嗯。”萧乾一改白日的别扭与生硬,坐到床沿上睨她片刻,探手抚了抚她的脸儿,声音浅而凉,“没有睡着,还是我把你吵醒了?”

  噫,这厮不生气了?

  或者说,他自个儿生一阵闷气,想通了?

  墨九捋了捋披散在肩的长发,打个呵欠,往床里头挤了挤,瞥他道:“没事儿,你没吵着我,是我自己睡得不踏实。”末了,她问:“六郎营中事情都安排好了?”

  “嗯。”萧乾的掌心没有离开她的脸,似乎有些不舍般轻轻的揉抚片刻,又皱了皱眉头,看向她和衣而躺的样子,“怎么不洗漱就睡下?”

  墨九嘴一撇,“没心情。”

  洗漱还要看心情?这叫“洁癖患者”萧六郎情何以堪?

  萧乾眉心紧蹙着,对她的回答似乎不满意,“为何没心情?”

  墨九唇一弯,突然茅塞顿开。

  这货该不会是在吃醋吧?他以为她是为了东寂没心情?

  虽然是有那么一点点,可她用脑袋担保自己打死都不会承认的。

  哼哼一声,她懒洋洋地叹息:“谁让有个人生我气来着?而且,我却不晓得人家为什么生气。你说我无端端受人脸色,心情能好嘛?”看他脸色沉郁,默不作声,墨九又高高抬起脚,“喏,你看,脸没洗,脚了没洗,什么都没洗,我就这样躺在了你的床上。洁癖郎,还敢生气吗?”

  她说的是怨怼的话,可披散的长发凌乱着,脸上一道枕压的睡痕也显得有点滑稽,再配上一张红嘟嘟的嘴巴,忽闪忽闪的长睫毛,便添了几分娇气,像一个撒娇的孩子。

  萧乾无奈一笑,拍拍她高翘的腿,起身道:“我去差人备水……”

  “不要!”墨九一个鹞子翻身,迅速扯着他的衣袖便坐起来,“你还没有说清楚,为什么生气哩,我不洗,偏要臭着你!”

  “哪有这样讨价还价的?”萧乾扼住她的肩膀,试图抽回袖子。

  可墨九多拧的人呐?死死拽住他,她下巴高抬,一副似笑非笑的揶揄模样儿里,满满都是不怀好意的捉弄。

  “除非你亲自给我洗,我才要考虑原不原谅你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这两天换了个中药方子,吃得我反胃,特别难受,字数有点少。大家原谅么么哒!